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zfei·我的博客

天高云驰 地阔江流

 
 
 

日志

 
 

【转载】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追忆中国现代音乐先行者们  

2012-09-23 23:47:49|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追忆中国现代音乐先行者们 - 小樱 - 晴耕|雨读

四年前,当时的我还是一毛头小伙,刚工作不久,没有结婚,在广州也没有自己的房子,每个星期三天两头地往海珠区的江南西那快跑。我是去参加一支名为“秘密后院”的独立民谣乐队的音乐创作和排练。或许你在一些报纸、杂志上听过这个稍微有点奇怪的乐队的名字,它已经成立了好些年头,并发行了好几张自己的创作专辑,还不时地在南方的几个沿海城市巡演。这一晚,我们刚结束完上一张名为《江湖边》的创作专辑的录制没多久,便重新投入到另一个名为“李叔同·神游”的项目里。

对于李叔同的了解,在此之前仅限于弘一法师这个名头,以及他身兼美学家、音乐家、书法家等多种角色的身份,包括中学时在林海音《城南旧事》里读到的那些关于“长亭外,古道边”片言只语的剪影。而这天晚上,“秘密后院”乐队正打算展开李叔同学堂歌集的致敬及再创作之排练。等乐队成员都到齐后,主唱小匡——他是一个长居于广州的四川人,喜欢品茶、喝酒、练太极——用他那慢条斯理的声音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话说李叔同自幼和母亲相依为命,直到她的母亲病逝,家里面大办丧事,李叔同竟然没有出席,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夜里,李叔同把钢琴拉到了灵堂,唱了这么一首寄托了无限哀思的全新创作《梦》,唱罢,嚎啕大哭。听者也无不动容,其父一个姨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叔同,我有一个请求,你能否在我的葬礼上,也唱这一首歌?小匡说完,一个人拿着吉他,开始轻轻地唱起了这首《梦》:

  哀游子茕茕其无依兮,在天之涯。
  惟长夜漫漫而独寐兮,时恍惚以魂驰。
  萝偃卧摇篮以啼笑兮,似婴儿时。
  母食我甘酪兴粉饵兮,父衣我以彩衣。
  月落乌啼,梦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汩半生哀乐之长逝兮,感亲之恩其永垂。

  霎时间我差点流下泪来。我当时并不知道,这首曲子是美国作曲家斯蒂芬·C·福斯特(Stephen Collins Foster,1826-1864)一首脍炙人口的著名合唱作品,但这充满了无限哀思的旋律和歌词让我不由地想到了幼时在家的情景。而后随着了解的深入,接触到了李叔同更多的作品,如《忆儿时》《秋叶》《春景》等,才知原来叔同真的不仅仅只有《送别》这么一曲。

    生于乱世,李叔同作为“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歌赋之传统、音乐戏剧等现代艺术于一身,最后皈依佛门,可谓生于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很多人知道弘一的法名,但却忽略了他在中国近代音乐史上的先驱者的地位。作为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现代音乐的先行者,他以中国传统审美为根基,致力于学堂乐歌的普及,把经典的西方现代音乐作品之旋律,或是谱以古典诗词,或是自己重新填词,让中西之美学经典相得益彰。

    中国的现代音乐传播带着许多“启蒙”色彩,李叔同之学堂乐歌其实就是20世纪初期中国各地新式学校中音乐课程中大量传唱的歌曲。那时,风雨飘摇的清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推广音乐教育的章程,如1903年颁布的《重订学堂章程初级师范学堂课程规定》中就将“音乐”列为必设课程,1909年在《修正初等小学课程》中更是明文规定,凡初等小学堂中必开设“乐歌”课以及在高等小学堂中需增设“乐歌”课。尽管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都极为混乱,但教育兴邦的这一指导思想始终没有变过,本来应是主要作为向青少年进行美育和普及音乐知识的普通音乐教育,亦担负起大大超过其原有使命的负荷,这成了现代音乐教育可以被普遍推行的基础。也正是因为在浙江两级师范的教学,李叔同才能有创编学堂乐歌的活动,写出了一系列深入人心的作品。

    比李叔同年轻四岁的“中国近代音乐教育之父”萧友梅在这一方面更显“革命性”。籍贯广东中山的他和孙中山本身就是好友,萧、孙两家不仅是彼此相熟的世家,两人后来还是同盟会的革命同志,到了1912年中华民国正式成立时,萧友梅更被任命为总统秘书。1927年,他在蔡元培的支持下建立了中国第一所专业高等音乐教育机构——国立音乐院,以音乐教育为武器,以另一种方式战斗在革命的后方。著有《毛毛雨》、《妹妹我爱你》等中国最早的流行歌曲作品的“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在青年时代也深受改革派思想影响,为新音乐运动奔走呼号。另一位现代音乐教育先驱赵元任先生同样如此,虽有刘半农填词的《教我如何不想他》这样的经典抒情之作,但同样不乏《我们不买日本货》这样具有强烈民族色彩和爱国思想的歌曲。

  于是,当我们追思二十世纪初中国现代音乐发展的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总是联想到那个“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大时代背景下,那些历史长河里闪烁的名字是怎样把开启民智、美学教育、现代艺术、革命精神有机结合起来的。还有那些无可复制的、现在看起来淳朴无比的作品,同样让人回味无穷。正如我最喜欢的李叔同的一首佛偈:“我到为植种,我行花未开。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

(注:原刊于IOS音乐杂志《can乐刊》,在AppStore上搜索即可免费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